夏时

这里是小鲶家的非洲婶婶w

QQ:1466229187 来唠嗑啊|ω•`)

我觉得我家的刀可能是有毒④


●失踪人口回归

●小学生文笔



药研藤四郎(极)

搓蛋蛋:哟,真是阔气啊,大将。

我阔气还不是因为你搓不出铳兵?!



乱藤四郎(极)


近侍:主上真的是,好可爱~


虽然你这话我爱听,乱酱你也很好啦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


你是认真的吗?





五虎退(极化)



合成:这光芒,带着一点悲伤。


我的天我都不敢给退退喂刀了Ծ‸Ծ


近侍:主公大人,如果我死了,就请把我葬在庭院里,这样能看到大家,就不会觉得寂寞了。


呸呸呸,乱说什么呢我才不会让你受伤(。ì _ í。)




物吉贞宗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非还是怎么的,小幸运来了过后,我没有像其他婶婶一样欧,反倒更非了???

十连搓蛋蛋5个绿5个失败问你服不服

限锻别人家all350出货,我all350是20分钟orz





千子村正


近侍:想要我脱吗?


内番:太脏了果然还是要脱。


回想:好久不见啊,要我脱吗?

让萤总带着千子姐姐去练级的时候,萤总那把一整局都是假的,鬼知道你对我萤总做了什么

脱什么啊脱!教坏本丸的小孩子!




信浓藤四郎



近侍:我可以藏进你的怀里吗?



小小年纪就那么会撩


但是不可以

你看见门口的一期尼已经要拔刀了吗?



—————————————————————

要月考了啊啊啊啊啊要疯,更新会很慢qwq














我觉得我家主上是个神经病⑤


●刀男视角

●对审神者的反吐槽

●ooc预警


大俱利伽罗


因为我会心一击的时候会说"我一人足矣"

主上听到了过后立马带我去刷一骑打


你怎么想的哦

————《不想和你搞好关系》

太鼓楼贞宗

听阿鹤说战扩的时候主上本来咸鱼不打算接我的

但是光忠一口一个小贞叫的太凄惨

主上觉得对不起他就连夜把我接回来了

————《主上我真的感谢你啊》


烛台切光忠


主上把那些帮她清除过蟑螂的刃都起了些莫名的
外号

我觉得一点也不帅气

————《主上要是知道我说她给起的外号很low又要打我了》


爱染国俊

主上为了让我们来派早日团聚

每天疯狂地刷6-2

但是每次击破王点拿刀的时候她都会等一会

她说是国行太懒了要等他慢慢走出来

————《算了吧主上我看他都懒得出来了》


大包平

主上平时老说我中二病但是我觉得她也好不到哪



上次她不小心打碎了莺的茶具,我正想帮她瞒过去的时候


她突然说:"看我用魔法给她变回来!古娜拉黑暗之神!赐予我力量吧!"

???????


————《茶具还不是没变回来》



莺丸

我给主上说:"不要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我一直想传达的就是这点。"

她嫌弃地回了我一句"就是因为你这话你看看大包平都傻了(°ー°〃)"


但我看主上在放飞自我的道路上也越走越远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


前田藤四郎/平野藤四郎


主上开始一直分不清我和平野/前田

"前野啊,早上好哦"

"主上我叫前田/平野……"


"啥?前平?"


"不,是前田/平野……"

"
平田?平前???"

————《我无话可说》


包丁藤四郎



我对主上说:"人妻会摸摸我的头,还会给我糖果,最喜欢人妻了!"



主上听到过后虎躯一震,表情突然变的很惊恐

我觉得人妻没毛病啊

————《说起来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堀川先生和歌仙先生》


狮子王

上次和大和守他们打雪仗的时候

不小心打到了主上

主上眼泪汪汪地对我说:"我要狮子王亲亲抱抱才能好qwq"


等我害羞地伸手的时候主上跳开特皮的说了一句"嘿兄弟我就不给你亲亲抱抱( ̄^ ̄)"

————《你还要我怎样》


————————分割线——————————

这是最后一弹啦Ծ‸Ծ

以后出新刀了会继续更的,写的都是我家有的刀刀,有些没带玩的请不要介意<(_ _)>

最近脑洞枯竭,更的会有点慢|•ω•`)



















我觉得我家主上是个神经病④


●刀男视角

●对审神者的反吐槽

●ooc预警

小乌丸

刚到这孩子本丸的时候

她见到为父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惊喜

反而研究起为父的裤子来了

————《孩子这真的不是裤衩》


大和守安定

我发现主上沉迷于一款叫《王者荣耀》的游戏


老是说什么"兄弟别抢我蓝爸爸""rnm一波了一波了!"

主上被长谷部先生拖去教育了


————《辣鸡游戏落首死吧》



加州清光


主上沉迷于王者无法自拔

为什么主上都不陪我涂指甲了

是我没有农药可爱的问题吗?


————《说好的会一直爱我呢》



鸣狐


主上一直以为我会腹语


觉得小狐狸说话的时候其实是我在说

后来还让我教她腹语


————《主上你听我解释?》



今剑

第一次见到主上的时候


我给她说我是天狗还会飞


主上听到后就问我可不可以带她上天


————《我真的不是隔壁剧组过来的》




次郎太刀


主上说我是个酒鬼,本丸的小判全给我买酒去了


为了让我少喝酒


主上就偷偷地往我酒里参白开水


————《主上你当真以为我发现不了吗》



山姥切国广


主上觉得我的被被太脏了需要洗


她趁我睡觉说时候偷走了我的被被


后来为了补偿我,主上给我拿了一件内似东北大夹袄的被单


————《果然是因为我是仿品的缘故吗》



同田贯正国

我看主上很小一只,给人一种瘦弱的感觉

于是我送给她一个哑铃让她锻炼身体

主上拿不动结果哑铃掉下来砸到了她的脚


————《看来主上真的运动少了啊》


压切长谷部

近侍不是我

队长不是我

出阵都没有我

搓蛋蛋也没有我!


————《啊路基,你这人真是》

婶:你Lv.99出啥阵啊!


我觉得我家主上是个神经病③

●刀男视角

●对审神者的反吐槽

●ooc预警

和泉守兼定

主上每次洗了头

都会给我说:"感觉自己洗了头整个人都变漂亮了。"

————《我怎么敢给她说我其实觉得她是脑子进了水》

堀川国广

主上很喜欢玩长头发

主上很喜欢玩兼桑的头发

结果上次她玩兼桑头发的时候,把兼桑头发绞在一起理不好

后来没办法兼桑的头发被剪成了超短发

————《兼桑别哭了,会长回来的》

三日月宗近

我给小姑娘说特别喜欢和她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感觉

小姑娘用一种特别骄傲的语气说:"那是因为你旁边坐的是一个仙女!"

————《……哈哈哈哈哈哈》


歌仙兼定

主上不知道最近是看了什么书


突然指着我说:"这个骚男不是人"在我黑脸的时候赶紧接了一句"九天仙男下凡尘!"

————《主上,这一点也不风雅》


秋田藤四郎

主上的头发又黑又长


而且她的睡衣是一条白色的长裙


上次我起夜的时候看到主上以为看到了鬼


————《我差点就叫笑面先生来斩鬼了》



小狐丸

主上眼睛特别不好,高度近视


有天安排夜战的时候竟然把我当成鸣狐殿编进了队伍

————《要不是小狐我Lv.99不然就回不来了》

髭切

主上昨天晚上又看见了蟑螂

然后我特别帅气地一刀将蟑螂砍成两半

主上赐给我一个称号——"蟑螂清除大队长"

————《哦呀,以后可以改名为蟑螂切了?》



膝丸

兄长今天还是没记住我的名字,主上今天依然在笑我是个爱哭鬼

主上还搞事给兄长说我其实叫绿丸

髭切:哦呀,腿丸你怎么又哭了?

陆奥守吉行

主上是个旱鸭子

上次去海边的时候鹤丸恶作剧把主上推了下去

吓得主上大叫:"陆奥守快救我!我要淹死了!"

————《其实主上你脚一踩就能踩到底的》





我觉得我的主上是个神经病②

●刀男视角

●对审神者的反吐槽

●ooc预警

宗三左文字

因为以前经历的缘故,我将自己比作笼中鸟

于是主上从现世带回来了十几个鸟笼

让我手撕它们

————《就算如此,也逃脱不了笼中鸟的命运吗》


鹤丸国永

我上次挖坑本来是想捉弄三日月的

没想到主上摔了进去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我房间周围全是坑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石切丸

作为全本丸机动最低,主上把萤丸殿下的望月拿给我也拯救不了我的机动

后来主上让长谷部殿下在我出阵的时候驮着我

再也不怕机动跟不上了

————《梦幻坐骑长谷部殿下》


小夜左文字

作为全本丸最矮,想摘柿子却总是够不着

有一天主上从现实带回来一个叫高跷的东西,让我以后踩着这个去摘柿子。

————《江雪哥哥和宗三哥哥很担心我摔下来》



江雪左文字

因为远征的时候我说只要不是去打仗就好,而且每次都是大成功

于是主上给我安排了一个月的无缝远征

————《不,请让我出阵吧主上》


蜂须贺虎彻

主上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以为我是隔壁剧组过来的

有时候晚上本丸停电的时候,会把我当做蜡烛

原因是主上说我的盔甲太闪了

————《我真不愧是虎彻的真品啊》


长曾弥虎彻

蜂须贺那家伙经常讽刺我是赝品,我自己觉得没什么,但是主上却很看不惯

然后给我买了一套蜂须贺的同款盔甲让我穿上,说是这样蜂须贺就不会老说我赝品了

————《主上其实我更愿意蜂须贺说我赝品的》


浦岛虎彻

主上刚获得我的时候,就问我怎么去龙宫城

我要怎么告诉主上我其实也不知道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我觉得我的主上是个神经病

●刀男视角

●对审神者的反吐槽

●ooc预警

鲶尾藤四郎

主上胆子很小,特别害怕虫子之类的东西

有天主上睡觉的时候发现一只蟑螂趴在墙上面

听兄弟说主上后来拿风油精把蟑螂泼走了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骨喰藤四郎

那天主上看见墙上趴了一只蟑螂

她看着蟑螂动也不敢动

我刚要拿刀砍了蟑螂的时候发现主上用一种特别

智障的姿势拿风油精泼走了蟑螂。

————《神经病啊。》


药研藤四郎

主上吓唬五虎退说她得了绝症,死之前想摸一把

退的腿。

退被吓哭了。

————《一期哥你先把刀放下》


乱藤四郎

我问主上就那么想知道我裙子底下有什么吗

主上面无表情地对我说

知道啊,大【哔——】嘛。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主上》


一期一振

主上特别喜欢摸我弟弟们的腿

老吓唬退他们趁机摸腿

————《小心我把您切成四块哦》


萤丸

昨天联队战的时候主上花了1000小判买机会

结果肝着肝着睡着了就忘了这事

————《博多先生好像很生气》



笑面青江


主上为了证明她不是胆小鬼,大晚上拉着我一起

看鬼片

后来我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发现背后有人跟着我

回头发现是主上

主上说老感觉门背后有鬼她害怕,非要和我一起睡

————《真是小啊,我是说主上的胆子哦?》


我觉得我家的刀可能是有毒③

关于会心一击

大俱利:我一人足矣。


你一骑打的时候不是这样的(¬_¬)



(初期)岩融:哈哈哈!我很可怕吧!

-1-1-1

平野:潜入敌群的时候,就是我的主场!

手滑.....

最滑稽的的是,前田接了一句

天真!(真的没有笑)


关于节日

记得母亲节和父亲节的时候


捡了10页的papa和麻麻



母爱似海,父爱如山。



儿童节的时候



都不知道来了多少小短刀



一期表示很开心。



关于修复


江雪轻伤:要不了多久的。


13个小时。



堀川:我去洗一下衣服。

2个小时,这洗的有点久。

关于内番

养老院三巨头干什么都+0


算了年纪大了可以体谅【bushi】


祖宗一边说着在为父面前可不要偷懒


可是为什么您内番+0Σ( ° △ °|||)︴

鲶尾很喜欢马当番


于是让骨头和他一起


可是为什么骨头看起来不愿意的样子???


所以这就是每次内番+0的理由?


关于近侍


长谷部:接下来要干什么呢?手刃家臣,火烧寺院?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先把刀放下。



莺丸:大包平大包平大包平大包平......


堀川:兼桑兼桑兼桑兼桑兼桑兼桑......


一期:弟弟们弟弟们弟弟们弟弟们......


我:抱紧长腿部(*꒦ິ⌓꒦ີ)













我觉得我家的刀可能是有毒②

●这篇是对我本丸那些恩爱刀的吐槽
●小学生文笔

冲田组

我家冲田组特别恩爱,不管锻刀还是捞刀这把出清光下把必出安定,这把出安定下把必出清光orz

甚至内番不和对方在一起永远不+1。

妈的死给。

土方组

堀川小天使天天给兼桑打call,只要他出阵当队长就成堆地往本丸打捞兼桑。

小天使你别带兼桑了我求你了(ಥ﹏ಥ) ,我让你去6-2不是去带兼桑的qwq,你要兼桑我们5-4去捞。

左文字一家

情况和上面土方组一模一样,只是在我没小公举的时候不会给我带他回来。

江雪.今天很高兴.左文字

所以你给我带了一大堆小夜和宗三???

你开心就好。

一期一振

平时不怎么抢誉,温柔小王子(假的)

一到挖地

你敢信他抢的过萤总,每次萤总和一期挖地就莫名变假???

一期我们明天再挖可以吗,除了你全员黄脸orz

一期:不可以!在挖到弟弟之前谁都不准休息!

鲶骨

这是我觉得最正常的一对。

我家鲶尾来的比骨头早,等级也比他高一大截,就让鲶尾带着骨头练级,去5-4的时候婶婶脸黑到把把遇城管,城管的枪估计是看骨头太好看了忍不住多戳了他一下....

骨喰   中伤

于是我家鲶尾特别帅气地一刀劈死了那个砍骨头的枪爹。

后来带鲶骨一起的时候,对面敌刀只要碰过骨喰鲶尾都会一刀解决他们。

哇你们真恩爱,以至于每次出阵婶婶都要吃满嘴的狗粮。


我觉得我家的刀可能是有毒


一期锻刀:要搜集刀剑吗?啊,我并没有什么怨言。
骗人!明明怨言可大了,不然别在限锻的时候给我10页130啊!
一期搓刀装:10连制作10个绿,我一说你搓几个好刀装好给弟弟用立马5个金球球。(弟控真可怕orz)

莺丸畑当番:农活是可以干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的工作。也就是说很适合我干。
这就是你畑当番每次都+0的理由???

江雪拿誉:并不开心。
小公举你别这样你看见旁边的鹤球黄脸了吗?

髭切:嫉妒会使人变成魔鬼哦。
明明演练每次都是你去砍对面珠子(没有珠子的怨念)

三日月宗近:爷爷我求你进王点啊!只要你队长永远都在沟!

鹤丸:像我这样的刀到来,有没有吓到你啊。
明石限锻的时候你可真是吓到我了,9把姥爷天天搞事。

大包平真剑必杀:哈哈哈哈!这就是!我的!必杀技!
这孩子太中二了怕不是个傻的。

昨天限锻的时候有位婶婶all520出了明老板,我也去试了试,然后,咔咔咔。我???